• <td id="cea2e"><noscript id="cea2e"></noscript></td>
    <bdo id="cea2e"></bdo>
  • 用靈魂感悟設計 · 用設計創造價值
    WITH SOUL FEELING DESIGN WITH DESIGN TO CREATE VALUE
    您當前位置:  設計中國    ⁄    人物訪談    ⁄ 資訊內容

    前大疆Mavic Pro設計師鄧雨眠:我要改變中國的工業設計

    作者:admin      來源:互聯網      發布時間: 2022/5/17 15:07:02     瀏覽:
    在中國的工業設計行業,人才和回報,需求和供給都存在錯位。

      第一次主導做工業設計,鄧雨眠就做到了絕大多數工業設計師窮極一生都沒法達到的高度:2016 年,他主導設計的初代大疆 Mavic Pro 無人機發布。

      這一年,鄧雨眠只有 26 歲。

      這仿佛是個天才少年初入江湖就「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故事。但在設計完更小巧的 Mavic Air 之后,鄧雨眠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從大疆離開,創辦設計工作室 LEAPX。

      在此之前,他也做過類似的選擇:從環境好待遇好的西雅圖微軟總部離職,選擇回國來到「卷都」深圳,加入大疆。

      這些選擇背后都有一個底層的原因:如果鄧雨眠覺得在這里不能「改變什么」,那么就去可以「改變什么」的地方,如果沒有這個地方,就自己創造這樣一個地方。

      創造力是狂野的頭腦配上紀律的眼睛

      畢業于杜克大學的鄧雨眠主修機械工程,輔修視覺藝術,這是他和國內多數工業設計師不同的地方,國內設計專業學生多是文科生或者藝術生,而非工科生。

      設計行業的一句老話叫做「創造力是狂野的頭腦配上紀律的眼睛」,在此剛好和鄧雨眠的專業形成互文關系。

      在大疆的時候,大疆創始人汪滔就批評過他,說他「點子很多,但是選擇題做得還不夠好」。言下之意,就是頭腦夠狂野,但是眼睛還不夠紀律。

      ▲ 大疆 Mavic Pro

      大疆 Mavic Pro 的面世,其實也是兩個瘋狂頭腦的故事。

      2013 年畢業之后,鄧雨眠順利入職了微軟,在當時被寄予厚望的 Windows Phone 部門,但舒適的工作環境和節奏卻讓天生不安分的鄧雨眠感到不安,他覺得在這里難有成就。

      轉機出現在了 2014 年,當時大疆專業級無人機 Inspire 發布,鄧雨眠看到非常激動,這是能讓他感到興奮的工業和機械設計,并且還出自一家中國公司,更巧合的是,他還有同學在這里工作。

      僅是出于興趣,鄧雨眠畫了一些無人機設計和改進方案草圖給到大疆的同學,而后這些草圖就到了汪滔手里。隨即,二人就約在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見面,兩個人在公園徒步了兩天,在這兩天里,碰出了一個讓鄧雨眠無比興奮的設計靈感。

      也是這個設計靈感,讓鄧雨眠下定決心回國。

      大疆創始人汪滔希望做出一款可以放到口袋里的無人機,同時保證一定續航、拍攝能力和避障能力,但是鄧雨眠認為雖然當時有一些玩具級的口袋無人機,但是要想做出符合自己和大疆要求的口袋無人機,勢必要妥協太多,并寫了文檔說服了汪滔暫時放棄口袋無人機的想法。當然后面鄧雨眠主導設計的 Mavic Air 算是初步幫汪滔圓夢了。

      最近發布的大疆 Mavic Mini 3 Pro 則算是完全實現了當時汪滔的設想,但這已經是 8 年后的事情了。

      徒步中的鄧雨眠正在思考口袋無人機的悖論,忽覺口渴,就拿出水瓶喝水,看著手中的水瓶,心中就有了答案:口袋太小,但水瓶大小的無人機是能達到自己和大疆要求的。并且通過折疊方式,能夠很好放進背包中,應對旅行和戶外場景。

      ▲ 大疆 Mavic Pro(左)和精靈 4 大小對比(右)

      如果對比過大疆精靈 4 和 Mavic Pro 的大小,就會發現其中巨大的體積差距,明白為何后者可以賣爆。

      從水瓶的靈感,到大賣的 Mavic Pro 無人機,對于鄧雨眠來說,中間隔著一萬公里寬的太平洋,也隔著一年多的時間。甚至還隔著一道外人看起來的天塹:那個時候的鄧雨眠甚至還沒玩過無人機。

      ▲ 還未入職大疆時,鄧雨眠給大疆創始人汪滔畫的產品草圖

      不過這正是評判工業設計師優劣的一個地方,面對全新的需求,能否讓它如設想般落地。

      評判一家公司給不給工業設計師發揮空間也正在此處:有沒有資源、時間和魄力,還有那雙「紀律的眼睛」,讓狂野的想法完美落地。

      這中間一年多不斷打磨試錯優化的過程略去不表,Mavic Pro 的誕生有一些運氣和偶然因素,但出現自大疆和鄧雨眠之手,卻是一種必然。大疆消費級無人機進入了折疊時代,鄧雨眠也收獲了第一個以產品經理和主導工業設計師身份開發的重磅產品。

      ▲ Mavic Air

      低谷中的高光

      在主導設計完 Mavic Air 后離職成立 LEAPX 設計工作室之后,鄧雨眠的收入和個人影響力跌入低谷。

      但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主動選擇。

      自 2018 年創業,到現在的三四年時間里,LEAPX 工作室已經有一些工業設計作品面世,但這些產品加起來的銷量,都未必有大疆 Mavic Pro 的銷量高。

      這種現狀對于 90 后鄧雨眠來說,確實有點落差,但更多還是耐心。他對愛范兒說,如果他留在大疆,其實離職業天花板已經很近了。創業之后確實會下降到一個很低的位置,然后慢慢積累上漲,未來會有機會做影響力更大的項目,帶來更多突破性的改變。

      實際上,有些產品已經在帶來改變了。

      現在一些房產 app 上已經有了 VR 看房或者全景看房的功能,這些素材其實都是需要采樣員用工業級激光掃描儀對全屋進行掃描,在以往,這樣的激光掃描儀非常笨重昂貴,不僅是房產 app 的成本負擔,更是采樣員肩上的重量負擔。

      鄧雨眠創業后接到了一個項目,就是幫助某房產 app 重新設計一款工業級的激光 VR 掃描儀。

      ▲ 工業設計不僅是外觀設計,更涉及內部工程

      最終,鄧雨眠團隊交付的產品在性能提升不少的情況下,體積縮小了 60% 多,重量縮小了 30% 左右,同時價格不到國外同檔設備的一半,并且外觀和質感更加精致美觀(雖然工業級產品并不太在意這一點)。

      對于這款產品,鄧雨眠最看重的其實對采樣員的「減負」。

      他曾看過采樣員的背包,基本上都被舊設備磨破了,肩帶也有斷裂的,如果背著數十公斤的設備走沒有電梯的老房子,一天采樣十幾間房子,確實非常辛苦。

      鄧雨眠說,設計的影響力,等于產品的用戶數量乘以對每個用戶的影響力。即便用戶數量不多,但只要能做出大的突破,那影響力也足夠可觀。

      他覺得 LEAPX 工作室設計的這款激光掃描儀算是這樣的產品。

      反而是在智能手機這樣的產品上,存在著明顯的框架,只能在很小的框架里面做出一點改變,并且改變還可能是負向的。這些成熟行業突破性的創新需要等技術累積到一定程度才會有數年乃是十幾年一次的機會。

      ▲ LEAPX 設計的無人配送機器人方案

      工業設計的突破性和創新性機會往往存在于這個東西成為主流之前,比如多年前的消費級無人機,現在的家用機器人和商用機器人?,F在 LEAPX 已經有數個項目與此相關,它們也正在或即將改變一些垂直的場景。

      ▲ 由 LEAPX 設計的 AR 產品,即將發布

      「中國的工業設計不夠頂尖,我要改變它」

      深圳是全球的硬件中心,無數供應鏈企業圍繞在這片熱土,同時也是工業設計的重心,無數設計師在這里宵衣旰食。

      不過在鄧雨眠看來,深圳乃至全國層面上,工業設計師在數量上繁榮,但質量上卻整體不夠頂尖。這個行業中的大多數人拿著微薄的工資,做著速朽的工作。

      這個現狀就是鄧雨眠創業做 LEAPX 的根本原因:行業整體在做沒有創造力沒有創新的事情,而他可以在更多領域做出改變行業的工業設計,做出更多類型的「Mavic Pro」。

      尤其是在高科技機器人領域,或者說對研發創新設計高度融合的項目,缺乏工程知識的設計師會力有不逮,但鄧雨眠認為,在這些前沿領域,LEAPX 的水平在國內算是數一數二。

      鄧雨眠非常認可喬布斯所說的兩句話:

      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設計不是看上去如何,感覺如何,而是用起來如何。)

      Design is the fundamental soul of a man-made creation that ends up expressing itself in successive outer layers of the product or service.(設計是人類創造品中不可或缺的靈魂,它借助產品或服務的外在形式不斷表達自身。)第一句解釋了為什么工業設計師要有深厚的工程和技術理解能力,第二句則解釋了為何偉大產品背后總有個偉大的設計師。

      前者是鄧雨眠和 LEAPX 目前所擅長且行業稀缺的,后者是他們的終生追求。

      在中國的工業設計行業,人才和回報,需求和供給都存在錯位。在大多數的企業里,工業設計師的回報不如軟硬件工程師,并且很少有企業會像大疆一樣,給 Mavic Pro 這樣的產品一年多的設計研發周期。當然也有部分企業已經覺醒,意識到工業設計的重要性,但卻很難找到足夠優秀的工業設計師。

      善待設計師,是鄧雨眠成立 LEAPX 首先做的事情,從一開始,鄧雨眠就希望 LEAPX 的所有人都處在一個尖端的設計環境中,所以他花了很多心思在工作室的打造上。比如會客區的沙發是來自北歐的 Muuto,臺燈來自 Dyson,人體工學椅來自 Herman Miller……

      也許選取這些產品在開始是偶然,也許是設計師之間的心有靈犀,但當鄧雨眠琢磨自己親手所選產品的時候,才發現一種深層次的共鳴。比如售價不菲的 Herman Miller 人體工學座椅,花了數年時間,千萬級別的設計研發費用做到功能和設計的極致,這樣的產品可以賣十幾年甚至更久,產生巨大的回報。

      ▲ Herman Miller 人體工學座椅

      用精英團隊的天分和能力,花足夠的時間和成本,去做最高質量的工業設計再產生深遠的影響力,這是 LEAPX 的基本邏輯,也是鄧雨眠改變國內工業設計現狀的一個開端。

      在他的設想中,高端人才、高投入、優秀產品以及高回報,才是優秀的工業設計模式,也是行業的良性循環。

      實際上,國外頂級的 Frog、IDEO 設計工作室就是這樣的模式,但是本土卻鮮有類似的工作室,LEAPX 想成為一個本土的行業模板。

      ▲ LEAPX 團隊

      如前面所說,現在仍是鄧雨眠和 LEAPX 從低谷爬升的過程中,雖然他們仍處在「良性循環」的初期階段,但鄧雨眠依舊相當樂觀,其原因有二。一是國內市場和需求足夠大,哪怕是很小比例的公司對頂尖工業設計有需求,那便足以支撐起 LEAPX 這樣的工作室;二是國內市場日漸重視設計和產品的力量,整體設計水平在提高。

      于愛范兒看來,LEAPX 展現出來的獨特性在于對于「Design is how it works」的理解,并且讓 works 和 looks 統一的能力。然而知易行難,Diter Rams 設計十誡、喬布斯教誨,原研哉語錄許多人都爛熟于心,但能踐行但有結果的卻是少數。

      理想的設計大環境,應該讓這些少數變得更多。



    日韩免费在线色视频网站
  • <td id="cea2e"><noscript id="cea2e"></noscript></td>
    <bdo id="cea2e"></bdo>